在线视频
    这所谓的马桶是水泥糊制成的四四方方的 未知 admin
     
      
      刚好够矮小的妈妈能够坐在上面,马桶上还讲究地加了个同样四四方方的盖子。马桶上方,像放电影一般弄了块底布,底布之上拉了绳子,绳子上挂着几绺旧布。妈妈说那布是用来擦马桶的,蹲马桶后,可以拿那些布擦擦马桶。当然,妈妈不叫那四方物叫马桶,妈妈叫它“槽槽”。就是用来排方便的槽的意思。
      
      其实妈妈是一个讲究的人,哪怕是在条件非常不行的时候,妈妈的讲究,都非常原始的体现着。也许正是如此,所以虽然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人出身,但我从来不乱吐痰,不乱扔垃圾,坐车看到垃圾我只要条件允许都会捡起来拿出去丢掉。我的居家不求富丽堂皇,但求整洁大方。
      
      这是偏房阁楼下的小床,妈妈喜欢在这里睡觉,说更凉快。我特意给这张椅子来了张特写,因为这张椅子的年龄,保守估算也至少好几十岁了!从我开始学步,我就扶着这张太师椅摇摇学步。再大点时,就坐在这椅子上,开始学着拿碗拿筷子吃饭。
      
      当我写这些老物件的时候,我心里是充满怀旧和感动的。这些老物件,陪伴着我长大,等我忽一日,都几十岁的人了,重回故里时,这些老物件还安安静静地在那里。这些物件没有语言,但我却似乎对它们有着千言万语。
      
      这是一台老式的脚踩打谷机,还有打谷后装谷子的拌桶。以前,每到收割稻谷的时候,妈妈负责割谷穗,爸爸就站在打谷机上,脚一上一下地踩打谷机,把谷穗上的谷子给打下来装进拌桶里。看着爸爸的脚在打谷机上踩得一上一下的样子,好像在上面不停地跳舞,但实际上这是相当消耗体力的活,而且都在艳阳高照的时候进行!
      
      所以,爸爸从小就反复跟我说“你长大以后,千万不要再像爸妈一样当农民。农民太苦了,太累了!”
      
      回家睡觉是很不习惯的,这些妈妈自制的枕头,深蓝色的是装的黄金米,是山上摘的一种植物的种子;浅色的是装的玉米须须,我枕不惯这些,枕那些堆着的光棉被也觉得不柔软,后颈子不舒服。
      
      刚回家那天下午,和爸爸妈妈在屋里聊了很久的天,听他们讲乡下那些人,因为已经不值几个钱的土地而产生的恩怨纠葛。再到晚上的时候,我就有些睡不着了,枕头不习惯,背上貌似总有什么东西在咬我,我总反手去抓,又什么都抓不着。
      
      这是我洗澡后,穿的妈妈的花衣服,花裤子,叫爸爸给我拍的。此时此刻,我又像个孩子了,在爸爸妈妈面前,我永远也都是个令人放心不下的孩子。孩子长大了,父母也老了。孩子回家了,很快又要走了。
      
      临睡前,妈妈光着身子来到我住的卧室,叫我记得把门关好,不然猫会进去。我说你咋光着身子?妈妈用手把她的胸器拎瓜一般一捏一提,说“咋了?就是这个样子!你从小就是吃我这个长大的!”我拿出手机要拍妈妈光溜溜的样子,她受惊一般,两眼一鼓,迅速伸手把门关上就溜了。
      
      妈妈病之前,算是个蛮幽默的人,不像爸爸,一年四季,基本不苟言笑。